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穿越小说>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21章 裁衣

第21章 裁衣

    第二十一章 裁衣

    无论定京城中兴起什么样的风波,亦或是暗流汹涌,外表看着总是歌舞升平的。一年一度的**宴也快来临了,因着广文堂的校验恰好与**宴隔着不久,今年便也干脆放在一起。

    与往年不同,这样一来,校验变成了大庭广众之下,勋贵之家的大宴罢了。

    一大早,沈老夫人便差身边的大丫头喜儿来到西院,说是请了裁缝才来**宴上的衣裳,也请沈妙去挑一挑。

    沈妙点头称是。

    以往校验,沈妙都是随意穿着便去,因她只是落尾巴的,穿的显眼反而会招人嗤笑。而今校验和**宴一起,不做衣服却也说不过去。

    **宴上各家臣子夫人都在,大多便是来相看儿媳妇儿的。是以但凡有女儿家的,都会盛装出席,只盼着打扮的越来越美丽才好。沈老夫人虽然看不惯大房,面子上却还是要做的。何况沈老夫人此人,凡是都只顾着自己的利益,若是能用沈妙换一门有助力的亲事,把她卖了也未尝不可。

    白露显得有些高兴,一边陪着沈妙往荣景堂那边走,一边道:“没想到这样快就到了**宴呢,姑娘不是最喜欢**宴嘛,届时有可以赏花儿了。”

    沈妙喜欢**宴,却并不是为了赏花。但凡这样的宴会,她总是被若有若无的孤立的一个,其中固然有沈玥沈清的推波助澜,她自己的性子也蠢笨沉闷,每每打扮的又不甚得体,只背人背地里嘲笑还不自知。

    她喜爱**宴,不过是因为傅修宜。

    一年前的**宴,傅修宜也在场。当日她便又被嘲笑孤立,**园子里姹紫嫣红,大家都找那最红最艳的,她自己走到角落,却远远的瞧见一盆白菊。

    白菊这样的东西,大约都是用来做丧事时候用的,便天生不讨喜,况且这**开的也委实凄惨了些。花瓣儿有些凋零,也不知是被雨打的还是风吹的,孤零零一枝盛放在角落,没有一人注意。

    大约是起了同病相怜的心思,沈妙只觉得自己和那**也是如出一辙。孤零零的一人,无人看到的小可怜。心中正是感叹唏嘘的时候,就瞧见一华服男子走到那**面前。

    他伸手执起花枝,以手轻抚花瓣。身边人问他:“九弟,这花凄凄惨惨,有何好看的?”

    华服男子一笑:“怜惜它娇弱无依,可怜。”

    便是这一句“怜惜它娇弱无依”,让沈妙对男子有了好感。待那男子转过身,更为他丰神俊朗的外表所着迷。

    后来沈妙便从诸位女眷嘴里得知,那边是当今陛下的九皇子定王傅修宜。

    也许年少时恋慕一个人总是没有道理的,傅修宜那句话分明是在说**,她却觉得自己感同身受。她想,这样一个温柔的人,嫁给了他,他也定会如怜惜孤花一般的怜惜她吧。

    可惜她终究还是想岔了。傅修宜怜惜娇花,怜惜天下,怜惜楣夫人,可惜从未怜惜过她。对于她所付出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基于妻子应尽的“责任”。那些相敬如宾的日子,也无非是傅修宜强忍厌恶陪她演的一场戏罢了。

    他也并不怜惜那**,不过是随口一提,便被她当了真。

    “姑娘?”不知不觉想得出神,竟没发现自己已经到了荣景堂门口。白露忙出声提醒,沈妙这才跟着喜儿抬脚走了进去。

    沈元柏今日未曾在,沈老夫人一身青白色锦绣长扣衣,她本是这样的古稀之年,偏还穿这样鲜嫩的青色,直衬得那张脸如同女鬼一般。偏偏她自己还浑然未觉。

    沈玥和沈清都站在各自母亲身边,二房本还有两个庶女,无奈任婉云自己太过强势霸道,这样的宴会,自来都是不许庶女出门去抢风头的。至于三房,沈万除了陈若秋这个正妻,只有一门通房,更勿用提什么庶子庶女了。

    于是这么一来,便只有各房的嫡女得到了参加花宴的帖子。

    沈妙冲沈老夫人请过安,任婉云看着沈妙,笑着道:“小五来了,快来挑布料吧。等会便让丽娘给你们量身。”

    沈清笑嘻嘻道:“我与二妹妹已经选过,就等着你来挑了。”

    分明是喜儿来的晚,却显得像是她的不是了,晾着一众人在荣景堂呆着。沈妙懒得与她计较,只自个儿走到了那摊着布料的软榻前。

    丽娘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妇人,沈府上上下下每年的新衣都是从她家的铺子里裁买的。她年轻的时候跟过宫中的女官学过一些刺绣手艺,做衣裳也做的十分好看。

    面前摊着五六匹布,一匹海棠色和一匹烟粉色的已经被选到一边挑了出来,便是被人挑走了的。勿用提,定是沈清和沈玥二人的。

    前世的情景历历在目。当日**宴,沈清穿着海棠色的撒花烟云裙,显得热情大方,更衬得人比花娇。而沈玥一身艳粉绣白梨花缎面百合薄袄裙,更是娇柔纯美。而她穿着一件嫩黄色衣裳,带着沈老夫人给的金灿灿的项圈和首饰,显得像是个笑话自己还不自知。

    而那嫩黄色的布料正是在机位婶婶和姐姐的怂恿下挑的。

    沈玥笑着出声道:“五妹妹肤白,不若挑那嫩黄色的衣裳如何,况且还能显得活泼可爱,实在是很衬。”

    沈清也连连点头:“不错,横竖看剩下的料子,似乎就嫩黄色更衬五妹妹一些。”

    陈若秋嘴角含笑,并不言语。任婉云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讥讽。

    沈妙并不会挑衣服。

    沈夫人常年不在府上,母亲不在,小孩子难免少了许多优势。这沈府其他的人又都是各怀鬼胎,哪里就会真心的教小姑娘搭配?于是长此以往,沈妙只会跟在沈清和沈玥身边,她们俩说什么,沈妙就挑什么。

    譬如说那嫩黄色的料子,衬她的肤色是不假,却显得太过稚气有些廉价。加之那些金灿灿的首饰,活脱脱一个地主家的女儿。

    谷雨几个想劝她丢掉那些首饰,偏她还执拗不觉,上赶着去丢脸。

    真是可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