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其他小说> 无限关爱有限责任> 第三十九章 当对手的损失大于你的损失时

第三十九章 当对手的损失大于你的损失时

    ,最快更新无限关爱有限责任最新章节!

    “怎么会是重复投资呢?鸡蛋不能放到一个篮子的道理你又不是不懂……”江赋雨还以为她可以说服林三岁,才一开口就被林三岁打断了。

    “这事儿就不聊了,江总,我关于无限关爱投资,不,收购好花常开的提议,有效期是三个月。三个月后,另当别论。”林三岁举起茶杯,“敬二位美女一杯。”

    “胡盼,三岁也在,你说说最近的收获,好让他安心。”江赋雨就及时岔开了话题,她是聪明人,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

    胡盼点了点头。

    最近胡盼和辛风来往密切,二人一来年龄相仿二来兴趣相同,又有共同的话题,很聊得来。有亲和力并且容易赢得别人信任是胡盼的优点,她一边和辛风加深友情,一边委婉地劝辛风尽早做出决定,不要让刘齐家和周逍走得过近,以免刘齐家被周逍洗脑。

    开始时辛风还信誓旦旦地说一切尽在掌控之中,胡盼也知道辛风是想左右逢源,谁都想当最后得利的渔翁,但有时时机不对或是没有足够的底气,最后会一脚踩空。

    胡盼就很有耐心地劝辛风要多加引导刘齐家,周逍煽动力极强,并且很能抓住人性的弱点,说不准刘齐家会被他完全策反,到时就连辛风也会失去对刘齐家的控制。

    辛风才不信,认为刘齐家绝对不敢背叛她,也不可能不听她的话。但话音刚落不久,辛风就悲哀地告诉胡盼,刘齐家失控了,不但不再听她的话,而且还经常玩失踪,并且不再和她住在一起。

    胡盼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在和辛风来往的同时,她也不定时和周逍见面。她清楚周逍对她只是利用,并没有多少信任,无所谓,反正她也不信任周逍,并且对他隐瞒了许多。就看在谈话时,谁更能保守秘密,不在无意中透露更多真相了。

    周逍明确地告诉胡盼,他已经成功地策反了刘齐家,让刘齐家成为他的忠实追随者。现在刘齐家不但不会再听辛风的话,还和辛风断绝了关系,只因他告诉刘齐家女人都靠不住,到头来,骗你最多伤你最深的就是女人。

    狗屁!胡盼暗骂周逍的无耻,他伤害的女人最多,却还说女人的不是,在他眼里,世界上就没有一个好女人是吧?果然什么样的人眼中就是什么样的世界。

    只不过胡盼并没有说出来,也没有附和周逍,而是和周逍聊起了他以后的打算。周逍确定他决定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让重新上线的成长指南充满话题和争议,并且让数据好看,然后卖一个高价,他套现后走人。

    虽然在操作上难度很高,但他喜欢挑战,并且愿意不惜一战。周逍希望在最后一战中,胡盼能够真心帮他,现在是他和江赋雨的战争,不是和方山木,胡盼帮他没有道德上的负罪感,不是背叛方山木。事成之后,他会给胡盼一大笔钱。

    周逍甚至还动情地说,看遍京城花,还是盼盼好,只可惜,他和胡盼相识的时间太短,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加深了解。如果他真能顺利地出国,他会在国外等她。

    胡盼差点就要被周逍打动了——为了逼真,她甚至还努力让自己红了眼圈,她说她在无限关爱不受重用,在好景常在也是做行政工作,没有挑战性,她希望做出一件能够证明自己的事情,现在,帮周逍就是帮自己,就是要让自己强大起来,不能任何一人看不起她。

    周逍还告诉胡盼,如果江赋雨想要彻底和他断绝关系,他会不惜代价也要拿到自己应得的一切,哪怕毁了江赋雨也在所不惜。

    “毁了我?”江赋雨冷笑了,“我在和他决裂之前,已经想好了任何最坏的结果。我了解他,也能猜到他的所有手段和伎俩。除了让刘齐家对付我之外,他没有别的法子了,他已经无路可走了,山穷水尽,穷途末路。大不了到时我抛出他的所有罪证,和他同归于尽。”

    江赋雨一副誓死如归的的悲壮:“当对手的损失大于你的损失时,你就敢于和对方拼死一搏。当初我之所以答应刘齐家的条件,是因为如果和刘齐家同归于尽,我的损失远大于他的损失,他可能被判两三年,而我是七八年。但如果我选择和周逍同归于尽,他的损失远大于我的损失……”

    “不对呀,现在的周逍已经一无所有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还有什么可以损失的?”林三岁至此已经基本肯定了江赋雨的态度,和周逍决裂是真的,不想被无限关爱收购,也是真的,她想自己再赌一把。

    “自由。”江赋雨的冷笑中有几分狠绝之色,“我们互相抛出对方的犯罪证据,我顶多十年,他会是无期,哈哈。”

    林三岁蓦然打了一个寒战,女人发起狠来也是惊人,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女人绝望而不顾一切的表情。

    “不管怎样,我都要感谢你们,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是你们陪我一起度过,哪怕都不是出于真心。”江赋雨举起酒杯,“我也不会怪你们什么,毕竟我对你们也不是完全真心。人和人之间,能够做到百分百真心的又有几个?只要有10,就是朋友。20,就是好友。30,算是至交好友。”

    林三岁和胡盼对视一眼。

    结束后,胡盼送江赋雨回家,林三岁自己开车回到了301室。以前热闹的301室,现在只有他一人。

    他刚坐下想了一会儿事情,成芃芃就敲门进来了。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成芃芃笑得很神秘,“我刚和胡盼通过电话,她送完江赋雨回江边家了,最近江边让她陪她住。她还说准备搬走,我寻思着让孙小照搬过来住,怎么样?”

    “不怎么样,什么怎么样?怎么样就怎么样!”林三岁没好气地回应了成芃芃一个白眼,“江和周彻底掰了,没戏了,不是装的。不过江赋雨也不接受无限关爱的收购,想让我个人投资她的公司,被我拒绝了。”

    “怎么办?”成芃芃微有迷茫,“算了不想了,反正明天方叔就回来了。”

    “还能怎么办,等就是了,反正留给江赋雨和周逍的时间都不多了。”林三岁心中十分笃定,“你以后也别什么事情都不用心思索,都让方叔拿主意,你好歹也是联合创始人。”

    “我想啦,我怎么没想?”成芃芃要的是就是林三岁这句话,哈哈一笑,“你为什么不投资好花常开?我觉得方叔不会怪你脚踏两只船,你入股了好花常开后,就可以逐步增资,什么时候控股了好花常开,再让无限关爱收购,不还是你一句话的事情?”

    “真要有这么简单就好了。行了,你赶紧睡吧,你的大脑cpu没有升级,理解不了过于复杂的问题。”林三岁原本以为和成芃芃可以深入沟通一下,却被她逗得失去了兴趣,“我觉得你的当务之急真的是得赶紧找一个男友,有时可能人生中有些关键的进步,还得需要爱情的刺激。”

    “滚你!”成芃芃气呼呼地走了。

    次日,方山木和盛晨回到京城。稍事休整后,他就来到了公司。听取了各人的情况汇报后,中午和几人一起吃饭,并且布置了一下工作。

    下午,来了两个投资人,是郑远东和蒙威介绍的朋友。现在有不少资本对无限关爱感兴趣,方山木基本上是不见不谈的策略,但张志强和徐德泉二人是郑远东郑重其事推荐过来的资深投资人,他必须得见见。

    二人很直截了当地说明了来意。

    “我和远东认识多年,上次吃饭的时候,无意中提到无限关爱,远东说和你是同学,我说太巧了,就请他一定帮忙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张志强很客气很有礼貌,“不一定非要谈成合作,交个朋友也是好的。”

    又为众人介绍了徐德泉:“老徐,我同事,和我合伙20多年,既是事业上的合作伙伴,又是生活中的朋友。”

    寒暄一番,孙小照进来为几人泡茶,她精湛的茶艺以及优雅的姿态让张志强和徐德泉赞不绝口。

    “怪不得业内都在传说无限关爱是一家特殊的公司,是一个平均颜值在85分以上的公司,不管男女,都很优秀。我还不信,今天一来,服了。”张志强又看了一眼坐他对面的成芃芃,“你就是成总吧?不但比传说中还漂亮,而且还有惊人的气质。”

    “我都想来无限关爱上班了,方总,哈哈。”徐德泉朝外面看了看,“刚才许总也很知性优雅,方总真厉害,每个人都各有千秋。”

    方山木哈哈一笑:“不是我有眼光选中她们,是她们有眼光选中了我,哈哈,来,喝茶。”

    张志强很看好无限关爱的前景,也和郑远东讨论过投资的可行性,虽然对方山木暂时不引进资本表示遗憾,但还是很认真地介绍了他们的优势。除了带来充足的资金之外,还有相关的资源,他们不是财务投资,是布局长远的战略投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