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小说网> 修真小说> 赤心巡天>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剑围城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剑围城

    ss="adsbygoogle"     style="dispy:inline-block;width:728px;height:90px"     data-ad-t="ca-pub-9671880115885058"     data-ad-slot="9267548273">gle = windogle || []).push({});

    杀气疯狂奔涌,又不断的被白虎篇所容纳。

    终于在割下柳师爷人头的这个瞬间,姜望杀气凝如一质,白虎篇圆满。

    白虎在西,五行主金,主兵戈杀伐。

    至此。

    四灵炼体决,青龙篇、朱雀篇、玄武篇、白虎篇,尽数圆满!

    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四灵虚影在姜望身周沉浮,而后一齐投入体内。

    四灵交汇,这门兵家炼体决终于大成。

    姜望感觉自己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感觉自己仿佛可以肉身受剑,肉拳破法——这不尽是错觉,虽然强悍肉身向来是武夫的标志,但兵家修士也以肉身强悍闻名。

    现在的姜望,仅凭肉身力量,至少应对游脉境的修士不会有问题。

    东南西北木火金水。

    人立大地,自身可为中央。

    佛门有中央婆娑世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象征的正是自身。

    对姜望来说,四灵炼体决意味着五气达成平衡,他先前收获的宝物便可于此时得用。

    无须过多动作,藏于怀中的天青云羊就不断缩小,精纯至极的木气不停向姜望体内灌注。

    有如春风拂过,万物生长。

    十日不眠不休的疲惫为之一空。无穷的精力不断诞生。

    天青云羊这等凝聚木道精华的宝物自天青云石中诞生出来的灵,对于木气的增幅绝不仅仅体现在量上,而在质中。

    是根本性的变化。

    随着怀中天青云羊的缩小,姜望明确的感知到自己对木行的理解在加深。

    缚虎、花海、荆棘冠冕,乃至于食之花、藤蛇缠壁……

    所有木行的道术在他眼中都掀开了新篇章。

    他有了全新的领悟。

    仅以缚虎为例,之前的缚虎仅仅只能束缚普通的腾龙境修士一息时间。

    面对猪骨面者那样的高手,缚虎更是几乎没有效果。加持了荆棘冠冕后,才勉强有不超过一息的束缚时间。

    但如果现在再让姜望面对猪骨面者。。他有信心仅凭缚虎本身捆缚猪骨面者半息时间。加持了荆棘冠冕后,时间有可能超过一息!

    在生死战中,这就是胜负手。

    在修行速度上,倘若说姜望之前掌握缚虎需要十日,在吸收了天青云羊之后,时间便缩短到五日。

    天青云羊带来的好处不止如此。

    在对木行的理解进入新篇章之后,姜望清楚的感觉到,他已经能够触摸甲等下品木行道术的门槛了。

    就好比当初王长祥天生风雀真灵对他的助益,令他能够提前掌握吹息龙卷。天青云羊带来的效果亦类如是。

    也就是说,倘若当初他从姜无庸那里赢得的道术属于木行,现在便已经可以开始尝试修行。

    之所以不是有必然的把握能修成……因为这只天青云羊,姜望只吸收了一半。

    另一半是留给重玄胜的。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修行资源亦是如此。

    或许重玄胜并不计较,但姜望自己不能不计较。

    别人有别人的大度,姜望有姜望的坚持。

    这一切变化发生在体内,而姜望,一直未停步。

    嘉城分为内城外城。

    以城主府为核心,环绕着整座城域最豪华的酒楼、商铺、赌坊……整座嘉城城域最繁华的核心,就是内城。

    或者说,这里才被很多人视为真正的嘉城。

    真正的嘉城,与住在外城的那些普通百姓无关。哪怕相对于那些镇民、村民,他们已经算的是“城里人”。但实际上,他们仍在“城外”。

    一个很显著的事实是:普通百姓们至今还懵懂无知、只能以“恶疾”代称的疾病,在内城的病死率远低于外城。甚至可以说已经得到了初步控制。内城各家各院的一应生活所需,都是仆役出门,集中采购。

    不能否认席子楚所付出的努力,但所谓“事有轻重缓急”,这个“轻重缓急”表现出来就是由内而外、先内后外,就是外城和内城的地位差距体现。

    内城亦有高墙。

    并且早在外城开始封闭的前五日,内城就已经先一步封闭。

    因为在彼时,由于恐慌的原因,许多的外城百姓开始涌向内城。

    嘉城城主府“迫于压力”,“不得不”隔绝内外。

    在这样的一个时候,很多人都会思考一个平时大概不会思考的问题:

    外城城墙防凶兽、防外敌。

    内城的高墙,防的是谁呢?

    以柳师爷今时今日在嘉城的地位,他的死亡足以引起全城震动。

    但街道两边门窗紧闭,人们都表现得很冷漠。

    连目光都感受不到几个。

    姜望记得他第一次来嘉城感慨这里水土养人。彼时人流如织,熙熙攘攘。

    大姑娘小媳妇们,大胆热情,肆无忌惮地议论谁家公子。

    席家大少风光回城,引得万人空巷,齐聚围观。

    那时何等热闹!

    如今街上空空荡荡,连一条狗都没有。

    造成这一切的,难道仅仅是这些百姓甚至现在还不知道真相的“鼠疫”吗?

    “天灾无情,人祸尤烈!”

    姜望这样喃语道。

    他往前走。

    前面是高门厚墙。

    城门紧闭,在城门楼上,站着匆匆赶至的席慕南。

    看得出来他很憔悴。

    往日打理得很好的须发,这时都很凌乱。甚至短短几天,已经染上了不少白霜。

    时至如此,他不得不承认他低估了白骨道手段的可怕,他不得不承认他低估了鼠疫。

    他不得不承认。。他高估了东王谷的手段,和他自己。

    他以为一切可以悄无声息的解决,普通百姓完全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过,一切灾祸便已消弭。

    席家像过去的那些年一样,始终在这片土地上屹立不倒。

    他还可以更进一步,去做日照郡守,或者更进一步……

    哪怕是到情况已经如此险恶的现在,他还是又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他以为仅仅靠柳师爷,就可以拦住来势汹汹的重玄家使者姜望,

    甚至根本不必诉诸武力,无非是一些利益的交换。仅凭三寸不烂之舌,就可以令姜望打道回府。

    柳师爷自己也这么认为。

    他的尸身仍然倒在长街上,无人收殓。

    此时,席慕南负手立于城楼上,身后是足足十五名超凡修士组成的卫队。九个游脉境,四个周天境,两个通天境。

    这已经是嘉城现在能够自由调动的所有超凡力量了。也即是“必要的护卫力量”。

    而姜望单手持剑,立在城门前。

    从天空俯瞰。

    仿佛姜望一个人,围住了一座城。

    。 >tpircs/<;)}{(hsup.)][ ||gybsda.wodniw =>tpircs<>sni/<>"3728457629"=tols-da-atad     "8505885110881769-bup-aeilc-da-atad     "xp09:thgieh;xp827:htdiw;kcolb-enilni:yalpsid"=elyts gybsda"=ssali<>-- 片图幅横 ,09x827 --!<>tpircs/<>"sj.elgoogybsda/sj/daegap/mooitayselgoog.2daegap//:sptth"=crs ysa tpircs<>";retnegi-txet ;xp7- xp6 0 xp6:nigram"=elyts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